快递小哥“速度”背后的隐患引发关注:“闪闪”的走红

2020-09-18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二维码

快递小哥“速度”背后的隐患引发关注——

【两会聚焦】“闪闪”的走红

  全国两会期间,柴闪闪代表很忙,甚至一度被外界称为“最火的快递小哥”。

  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柴闪闪的手机响个不停,其中许多都是媒体的采访邀约。

  柴闪闪代表是一名来自基层的农民工代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上了微博热搜,成为媒体争相关注的报道对象。

  004年,柴闪闪代表从湖北省老河口市来到上海,进入邮政系统成为一名扛包裹的邮件转运员。“那时候,邮政快递行业几乎是全人工操作,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扛过万袋包裹。”从业5年,柴闪闪代表见证了我国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

  柴闪闪和大伙儿卸完那如山的包裹,就坐在月台前稍作休息,那时候的他在心里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们的工作也能有个屋檐?”

  随着中国快递业的快速发展,快递小哥几乎已经成了人们最为常见的服务群体之一。柴闪闪迎来了自己的屋檐——一样的工作机会、工作报酬,还有了参加劳动竞赛展示自己才干的机会。0年,上海市邮政分公司举行业务练兵大赛,柴闪闪在分拣中心平方米的地方下功夫,记住了全国600多个地名,并快速画出全国铁路干线图。虽然柴闪闪现在有手持终端支持工作,但他倔强地说,“我不能丢了基本功。”

  今天的柴闪闪就像很多收入得到提升、拥有了一定技术的农民工一样,渴望计算机操作、信息技术、创新管理等更“时髦”的培训,“想在大城市打拼出个样子来,但是不再像从前纯粹靠拼体力”。

  柴闪闪内心渴望不一样的屋檐。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之后,他时常深入基层走访调研,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柴闪闪代表带来了《关于快递外卖行业中农民工更好融入城市的建议》。

  “快递、外卖行业一般采用直营或加盟两种运营模式,这两种模式下服务末端的快递员待遇保障差别很大。”据柴闪闪代表介绍,加盟制运营模式下,快递员的权益难以保障。

  “加盟网点作为承包方要自负盈亏,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大多不与快递员签订劳动合同,往往以口头协议替代,少有‘五险一金’的保障。”柴闪闪代表对于这种情况感到十分忧心,“快递员大部分工作时间在骑行,多数公司会为他们购买意外保险,但很少缴纳社保中的工伤保险,一旦发生重大工伤事故,意外保险一次性赔付了事,快递员得不到工伤保险的有效保障。”

  此外,快递、外卖企业在工资发放上,多数是采用“计件制”,按派件量来计算薪酬,这就要求快递员只能通过多送货物来增加收入,因此有近一半的快递员每天工作0小时至小时,没有多余时间去学习和娱乐,导致没有有效的提升本领和释放压力的时间。

  “特别是在‘双十一’等销售高峰期,配送量呈爆发式增长,‘忙得脚不沾地’‘累得不想说话’是快递员最大的感受。”柴闪闪代表说。

  快递小哥面临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福利保障低、受到的社会尊重不够等问题,也得到代表委员的深切关注。

  身为80后农民工的张晓庆代表调研发现,“多送多得”“准时送达率考核”等机制成为众多外卖企业对送餐员的奖惩手段,在这种考评机制下,很多送餐员一心求快,造成行业事故易发多发,职业伤害保障问题越来越凸显。

  张晓庆代表呼吁应该审视“速度”背后的重重危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特别是致残致死时,这些外卖小哥的职业伤害由谁来买单?”

  张晓庆代表建议,应尽快为灵活就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作出制度性安排。“可考虑为灵活就业人员建立重大职业伤害保险,保障需求最迫切、个人经济力量难以承受的重特大职业伤害。”

  针对不少快递员感受到的社会尊重度不够、职业获得感不强等问题,曾当过4年报纸投递员的江苏省泰州市泰兴邮政局江平路支局局长何健忠代表认为,快递企业需要在用工规范、生活关怀等方面增加快递小哥的归属感。“许多快递企业对员工的保障水平很低,快递车等工具安置不到位。快递员着装不统一也影响到快递员形象。”何健忠代表建议,作为服务行业,快递企业应该对新入职的快递员进行必要的岗前培训,帮助他们提升职业素质。

  在柴闪闪看来,对他的关心,就是以快递小哥为代表的新业态一线劳动者开始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更多关注,他和他的小伙伴的未来都将有“闪闪的机会”。

  (本报北京3月0日电 记者 王群 曲欣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