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市场预测应该避开统计陷阱

2020-11-08

最近看到一篇关于投资预测的文章,“我们观察2000年以来到2010年底的PPI和上证综指的走势图。在2002-2010年的9年里,PPI明显反向领先市场,当PPI下跌时,意味着经济在去库存,从而带来经济的复苏和市场的好转。然而自2011年以来这个统计规律持续失效,PPI和市场开始同步下跌。这样的结果让许多宏观配置模型近两年彻底迷失方向,给投资业绩带来不小损失”。

“回过头反思PPI预测能力失效的原因,在于此次经济调整并非一个简单的库存周期问题,而是涉及产能过剩和经济结构调整等各方面因素。单纯的去库存已经不能带来经济基本面的反转,经济的真正触底需要更彻底地去产能、更深入地调整结构。”

美国经济学家达莱尔·哈夫在《统计陷阱》中认为:“联合变动的一种普遍形式是存在着真实的关系,但是两个事物之间的关联关系并不能用于说明其中一个将引起另一个的变化,相关显示了一种趋势,而这种趋势通常并不是那种一对一的理想关系。”

在汽车市场预测中有类似的情况。一些机构常常习惯用某种模型来预测汽车市场,其中GDP的增幅成为一种重要参数。汽车市场变动与GDP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关联,但并不是一对一的关系,也就是说,并不存在GDP与汽车市场同步增长的关系。比如上世纪80年代,汽车产量增幅一般明显高于GDP增幅,而上世纪90年代则一般低于GDP增幅,2002年以来又重演上世纪80年代的状况,汽车市场增幅明显高于GDP增幅,到了2011年以后,仿佛回到上世纪90年代,汽车市场开始低速增长。所以,汽车市场与GDP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另一个概念是所谓的“刚性需求”。易宪容先生说:“对住房需求的性质存在认知上的严重误区。比如住房的‘刚性需求’,这是房地产开发商制造出一个推动房价上涨的虚拟概念,却也被政府部门接受。”在经济学上,刚性需求是指商品供求关系中受价格影响较小的需求,也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特别是粮食、蔬菜、食盐等。而汽车属于典型的弹性市场需求,受到收入、价格、使用成本、政策等因素的显著影响。十多年前,北京市有的媒体做调查:白给一辆车要不要?大多数人说不要,原因是养不起,现在估计没有人说不要。2009-2010年汽车市场的超高速增长,是政策推动的结果,政策一退出,市场立刻没了精气神。

上世纪80年代,汽车市场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它的供应受到原材料、能源、投资控制等因素制约;上世纪90年代,汽车市场处于由集团购买向私人购买的转折时期,普通家庭购买力还没有真正形成;所谓的“黄金十年”是汽车市场供应充裕、价格不断下降、品种迅速增加、购买力已经形成的结果;现在的低增长,是由于汽车消费受到交通拥堵、限购限行、使用成本升高、环境保护压力等因素的制约。

中国经济进入增长方式转变时期,GDP的本身结构也在发生变化,GDP与汽车产销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另一方面,汽车消费已经成为社会消费的重要方面,恰恰汽车消费的变动在影响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对汽车市场的预测,应该以大规模市场调查为基础,包括购买能力、保有量、需求意向、城市交通状况、汽车使用制约因素、政策影响等,这样才能比较接近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