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意见不妨早点提

2020-11-13

李钰泉绘

3月中旬,某旅四营受领旅野外宿营规范化现场会任务,为即将展开的野外驻训提供遵循。四营刘营长指定八连徐连长为现场会筹备负责人。

“现场会要怎么搞?领导有什么指示?有没有具体标准?”接到任务后,徐连长试图向机关请示相关要求,可只得到一句模糊的回复:“你们先按最高标准弄吧!”

“啥是最高标准?”没有方案、没有指示、没有指导意见,徐连长只好硬着头皮摸索。参考以往野外宿营模式,徐连长带着连队官兵在营区操场平整出一块场地,拉线划地、挖排水沟、搭设帐篷……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星期,一个整齐划一、功能完备、设施齐全的野营“帐篷村”搭建完成。

“这标准,杠杠滴!”徐连长信心满满,请营长到现场验收。“排水沟标准要高点”“帐篷周围要加点碎石子,方便下雨天走路”……

就在连队官兵正准备按营长的意见整改时,营长接到机关打来的电话,“首长指示,今年驻训不搞‘帐篷村’,按照实战化标准,利用工事进行掩蔽宿营,你们抓紧时间整改!”

“为什么一开始不把标准和方案定下来,非得反复折腾?辛辛苦苦一礼拜,训练也落下了,到头来做的都是无用功,这叫什么事啊?”几名战士聚在一起牢骚满腹。

眼看验收时间临近,顾不上抱怨,徐连长与刘营长在野外综合训练场重新勘察出一块适合宿营的场地。参照野战营连指挥观察所、警戒掩体、人员掩蔽部等工事构筑标准,徐连长甩开膀子,带着连队官兵又连续奋战近一个星期,新的宿营场地终于初见雏形。

次日,机关指导组前来验收,参谋部提出工事隐蔽度不够、生活物资跟战斗物资要分开摆放等意见;政治工作部林干事在现场转了一圈,委婉地建议:“可以适当布置一些政治文化氛围,搞点战地文化!”保障部也就保障方面提出不少意见建议。

“好像不提意见,就体现不了自己的工作水平,可咋就不能在我们开干前提呢?”面对机关的指导意见,官兵们也颇有微词。

又花了近3天时间整改,终于等来旅首长验收。“这个宿营工事挖得不错,有点野战的味道。下一步我们准备请上级首长过来参观指导,但按照目前的标准还有差距。你们好好完善一下,机关要加强指导……”徐连长跟在旅首长后面,把他们提的要求一一认真记录下来。

“其实我们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各级反复折腾。事先不周密计划,必然带来返工和人力资源的浪费。领导应少些‘事后诸葛亮’,否则到头来消耗的是官兵们谋战思战的时间和精力。”面对记者的采访,徐连长无奈地叹了口气。

微议录

指导工作切莫随意为之

第73集团军某旅旅长 王海涛

上级对下级的工作提要求、作指示、立标准,其实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这无可厚非。但现实中,有的单位开展工作前不定方案、不定标准,导致下级没有准星、盲目开展;有的单位对既定的方案随意修改、随性执行,导致下级白费力气、徒劳无功;有的单位指导工作心血来潮、毫无章法,导致下级无所适从、疲惫不堪。

令而浩繁,消弭士气。这种不提前想清楚、提前提意见的层层指导,似乎能及时纠偏、提高标准,但实则白白耗费了各级官兵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消磨官兵从军报国的热情和对军人身份价值的认同。

这标准那标准,提高战斗力才是唯一标准。各种领导指示、各项工作标准都要用是否有利于提高战斗力这把尺子量一量,杜绝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的存在。各级党委机关指导工作,要多一些认真细致的工作筹划,多一些科学严谨的工作指示,多一些既定客观的工作标准,把那些影响战斗力的不合理的工作指导彻底废除。不妨想清楚早点说、定下来就不随意改,切实为官兵“减负”,让他们能够轻装上阵,一心一意谋打赢。(王路加 记者 林彤 赖文?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