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娱乐圈打假票房与收视率注水暴露了什么问题?

2020-11-19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是揭开藏着315灰名单信封的日子,大小企业无不战战兢兢的迎接这年度“大考”。其实“假货”之所以遭到强烈抵触,不仅仅因为它欺骗消费者感情、破坏市场规则,更严重的会危害消费者身体健康,甚至生命安全。

然而随着网络时代到来,近两年“精神产品”的造假情况似乎风头更胜。从“假唱”、“抄袭”到“假收视率”、“假票房”。发展到今天,甚至连演员都是假的。造假手段也是层出不穷,从“水军”、“枪手”到“替身”、“抠图”,甚至“倒模”出人皮面具都稀松平常。虽然电视剧、电影不会威胁到消费者生命,但作为文化产品,对观众精神的荼毒,和对年轻粉丝群三观的导向都起到了极负面的示范作用。对此,今年两会上明星委员纷纷建言献策。演员陈道明也提出,“这不光是经济问题,还会导致文化上很多不良因素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当前正迈入“大剧时代”的电视行业也无法独善其身。据报道,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一个卫视频道全年需要支付40亿元用以收视率造假。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不少消费者表示,看完票房过亿的电影或者收视率前十的电视剧时,总怀疑自己看了一部假的电视剧。

2010年7月,党媒《人民日报》就曾连发四篇报道,揭露部分电视台的收视率造假行为,央视名嘴崔永元等也多次怒斥中国收视率制度,呼吁“司法介入”。东方卫视副总监徐向东更向记者透露,“收买样本户是低级和低成本的,最直接是篡改收据,而通过谁篡改、怎么篡改,圈里都有约定俗成的规则。”一场针对中国病态收视率市场的批判风暴就此拉响。

如今,部分年轻演员们不仅以假脸示人,拍戏过程中更大量使用替身,从文替、武替、裸替,发展到如今的光替、背替、手替、脚替等等。不少业内人反映,现在的鲜肉小花只拍特写镜头,远景、群戏甚至背影都会用替身,镜头一转就换了一个人。尽管惹来诸多不满,但演员也表示很“委屈”。

热钱涌入、行业浮躁,一位长年扎根横店的群演就曾爆料,“如今,即使演员有时间、愿意演,剧组也会把替身作为第一选择,因为演员贵,替身便宜。”其实,不仅剧组在扮演“助推器”,更折射出来背后是市场在操控整个行业。因此,行业日渐崩坏的风气只是表象,背后是自上而下的整个产业链出了问题。